湖北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1例 新增病亡4例系武汉病例


医疗资源短缺,卫生系统压力大

莎拉指出,“大部分国家缺乏像中国为追踪无症状携带者所做出的‘英雄式努力’”,而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没有能力做到像中国这样。

问:央行为什么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

“虽然他已经出现了症状,但是急诊室的人认为他症状不够严重,让他回家去自己疗养,拒绝给他做检测。”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徐晓飞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自己一位疑似感染的美国朋友要求做检测的过程,这位朋友第二天打算发着烧开车回到费城检测,但费城方面却告诉他,他不符合检测标准,“只好在家熬着。”

不过,数学模型都是建立在许多假设的基础上的。因此经常会出现预测数据和未来真实数据不符的情况。2014年埃博拉流行期间,美国预测将有100万人感染,但实际感染人数约3万。

她们的建议包括:白宫必须扭转其过早减弱现有解决措施的做法,同时应该让州长尽其所能减轻疾病的影响和传播,包括强制执行居家命令、关闭学校,及获得足够的医疗用品和新冠检测;行政部门应召集州长和州公共卫生主任,并敦促他们就一套协调一致的社区缓解干预措施和时间表达成共识;国会利用其支出权利,进一步鼓励各州遵循统一的社区缓解方案,其中包括有效执行公共卫生命令的措施;国会利用其州际贸易权力来监管那些影响新冠病毒跨州传播的经济活动。

“佛罗里达的海滩上挤满了放春假的大学生、纽约居民挤满了地铁车厢、路易斯安那州的一所教堂继续接待数千人……”BBC描述道,“在全美各地,有无数的例子表明,美国人没有听从公共卫生专业人士的呼吁,避免密切的社会接触。”

据新华社报道,白宫3月31日预估,即便继续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仍可能有10万至24万民众死于新冠肺炎。纽约市和新泽西州部分地区的停尸房已满,一些医院只能找冷藏车保存病患遗体。

曾组织美国留学生向中国捐赠口罩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曹茗然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3月2日自己去弗吉尼亚的中国超市采购时,“整个超市里只有我一个人戴着口罩,超市里的各种商品也非常充足。”直到3月7日左右,美国的疫情急转直下,超市里的食品才开始被“抢空”——而那时他的工作也变成了为美国学生发口罩。

美国亚美医师协会(CAIPA)主席、执行总监刘季高博士3月24日对澎湃新闻表示,“(纽约的)情况非常非常糟糕,大部分的医院如此,尤其是比较平民化的医院,很多病人根本就没有病床,只能躺在地上,一排一排地躺在地上。医院什么都缺,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根本就不够,很多医护人员的口罩要用一个礼拜。”